首页 要闻速递 时政要闻 经济生活 法制经纬 社会天地 政务信息 民情关注 科教动态 文体拾萃 艺苑撷英 三江论丛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佳木斯日报新闻网  >  文化沙龙
桃李天下 师恩似海
//jiamusi.dbw.cn  2018-09-07 13:50:11

心中有条小清河

李鸿岩

  高三那年,学校从宝泉岭管理局“挖”来了一位历史老师,是一位年届五旬的老太太。那时候,学校从市里招了一批往届高考落榜生,一个个挺厉害的,抢尽了我们这些应届生的风头,也使我们的心头产生了一丝畏惧的阴影。老师们都特别重视那些重读生,希望通过他们的好成绩打出品牌,一振学校升学率的雄风。

  新来的历史老师姓杜,胖墩墩的,穿着一件灰色的便服袄罩,梳着一头光溜溜的短发,用两只黑发卡别在耳后,特别朴素,像电影里的妇女主任,更像一位居家过日子的老妈妈,见谁都是一付和蔼可亲的笑脸,我们很快就喜欢上了她。

  杜老师不愧是一位有着深厚教学经验的老教师,她一来就“承包”了高三文科班历史、地理两门主课,像唠家常似的直接进入了授课阶段,没有一点要决战高三的架式,使我们的心情顿时轻松了不少。杜老师几乎每天晚上八九点钟都要到我们的自习课上来,背着手,把每个人的桌面检查一遍,看到我们一直在复习其他功课也不急眼,似乎只要我们安心学习就足够了,对谁都一视同仁。其实我们早就感觉到了,杜老师更重视我们这帮应届生,每当遇到讲新课或复习重点时,她总是先提问我们,教给我们许多学习文科知识的记忆方法,并让我们向往届生看齐,把他们当作前行的目标和动力,渐渐地,我们又找回了自信,很快就追上了重读生们的步伐。

  那时候,高考分初试、复试两个阶段,初试不达标将失去复试的机会。

  那年初试一过,我就进入了煎熬期,两天没进教室,一个人躲在临时宿舍里哭了个昏天黑地,仿佛世界末日来了似的。杜老师发现我旷课了,赶紧向同学们了解我的情况,并利用课余时间到宿舍来找我谈心。她像妈妈一样搂着我的肩膀,检讨自己忽视了对我的关注,并跟我一起分析了试卷中哪些问题不该出现,哪些问题务必解决,鼓励我抓紧最后一段时间,放下包袱轻装上阵,以最好的状态迎接复试。

  一晃,我已经告别高考30多年了,退休后的杜老师也跟随老伴举家迁回了山东小清河边上的老家去安度晚年。每每想起高考的日子,总会想起亲爱的老师,想起像妈妈一样送我走过独木桥的亲人,心中便涌起潮水般的温暖,涌起相思,涌起爱!

      杜老师是我人生中的一座灯塔,一直亮在我前进的旅途上。每当端午、中秋、教师节到来的时候,我都会想起她,想起那段参加高考的日子,想起那条涓涓流淌的小清河。

一堂之师 一生铭记

朱宜尧

  我不认识崔万志,他也不是我的“老师”。

  入住夏令营的前一天,宣传板上看到“崔万志”的大名,并有他竖起大拇指的照片,也没感觉他有多“牛”。

  当大屏幕播放“我是演说家”时,我才忆起,竟然是我看过的视频。他,就是崔万志。

  崔万志,1976年出生于安徽的一个农村,因为先天不足,三岁才会发音,六岁才学着走路。因此他非常自卑,害怕说话,害怕与别人沟通。所以,只要超过两个人,他从不敢说话。

  有天,老师让同学们读课文,他站起来,腿不停地抖,刚一开口,就感觉裤子上有种热乎乎的东西流了下来,最终,没能完成这次朗读。

  从那以后,每天对着镜子刻苦练习朗读。等到下次朗读本来该轮到他了,老师示意他不要站起来,下一个人接着朗读。他多么希望老师能把他像正常同学来对待,他的内心被深深地触痛着。从此,他更加恐惧说话。

  自卑伴随他度过了小学、中学。

  可是,自卑没有摧毁他,相反,把他锤炼得愈加强大,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重点高中。

  父亲送他上学当天,校长在宿舍里见到了举止怪异、行动迟缓的他,竟然把行李,一脚踢到了门外,声色俱厉地说:“你不要占了我们学校的一个名额,即便是你考上了大学,也不会有学校录取你的!”

  父亲为了他能到这所重点高中学习,竟然给校长跪了下来,这一跪就是两个小时。

  父亲问他,还要不要读书?他泪流满面地说:要!

  父亲说:抱怨没有用,一切靠自己!

  讲到这,会堂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泪水连连。从那一刻起,泪水就没有停歇过,每个人都融进了他生命的历程,感受着他的痛苦。

  他回到了老家的高中,努力学习,可还是因为写字太慢,第一年落榜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二年他终于上了一本分数线。可他害怕呀,害怕大学如那个校长所言:即使考上大学,也不会有学校录取。

  他最终填报了偏远的石河子大学,竟然意外地录取了,并且他在那里得到了最温暖的爱。

  他泪流满面,高喊:“母校,就是最好的大学!‘石河子’就像妈妈一样!”

  ……

  毕业后,他试着找工作。他投出200份简历,没有得到一份工作。

  他做过很多工作,经历过很多挫折,他试着开始网上创业。2012年,他的网上旗袍总销售额竟然高达8000万元。

  马云举办网上十大企业论坛,在人民大会堂,让他有三分钟的发言。他最怕说话,这一次,他一个星期几乎没睡觉,想着如何发言。最后,只说了一句话。他说: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也很残酷!

  马云第一个站起来为他鼓掌。

  其实,事先马云告诉他: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精彩。

  可是,对于崔万志来说,一出生就注定命运多舛,与残酷相伴,怎么可能有“精彩”可言呢!

  为了突破自己,他参加了“我是演说家”,每天照着镜子练习不下于100遍,最终夺得了年终第二名的好成绩。

  所有的人,为他的成功,为他的“不抱怨,靠自己”的精神所感动。这个走路吃力,说话不利索的崔万志,把“不抱怨,靠自己”的精神植入了我们的内心。

  他不是老师,却讲演了生命里最感动的一课,我将一生铭记。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出了学校门,脱离了所谓的“老师”,你会幡然醒悟,生命里有更多的“老师”引领着我们。

      感恩,生命中的每一位老师。

永远的怀念

刘霞

  教室对每个人来说并不陌生,从学前班到大学毕业,一路走来,岁月的沉淀留下太多难忘的记忆!

  教室对我来说,记忆最深的还是那间山村教室。山村只有12户人家,孩子少,每隔年招生一次。一间20平米的教室容纳三个年级的学生。因为只有一个老师,又没有多余的教室,学生少,三个年级加一起只有13人,所以只能在一间教室上课。通常是老师给一个年级的学生上课,余下的两个年级复习或写作业,一个年级一个年级轮换讲课。那个年代孩子纯朴听话,却也互不干扰。我的小学生涯就是在这样一个学习环境中成长。

  王老师是山村本地人,唯一一个高小毕业有文化的女人,山村的每一个孩子她都教过。那时没有课外读物,所学知识皆来自课本,王老师每次都把课背的生动有趣。那时候一只铅笔2分钱,每只铅笔用的短到手握不住为止,否则舍不得扔掉。作业本都是反正两面用,王老师经常在我的作业本上打个“好”字,夸我字写得好。

  教室值日轮流打扫,最难挨的是冬季,教室里取暖要生炉子。山里不缺烧柴,但要上山捡拾,秋季王老师带领我们上山捡烧柴,备好冬天烧。值日两个人一组,从自家带些松明子燃火用,轮到第二天值日,头一天晚上要焖炉子,烧出底火后压上大块木头柈子,然后加上少许雪,木头潮湿后燃烧的相对慢,第二天早起来看看炉子里是否有残留的火炭,如果有,再加些碎木片引燃即可,这样,上课时教室里比较暖和,基本上新年就放假了。那时候环境差,条件艰苦,但却很快乐。

  那个年代家里穷,没钱买彩笔,我又很喜欢画画,于是酷爱那些五颜六色的粉笔。每逢值日,偷偷拿些王老师用过的彩色粉笔头,回家在小黑板上画画。课间游戏大多是跳格子、踢毽子、捉迷藏,毽子是用六块小方布手工缝制的,里面装些玉米粒或大豆,有时候也装些沙子。王老师有一个哨子,哨子一响,孩子们便自觉回到安静的教室。王老师是个全才,画画、唱歌、讲故事,样样都行,当然与专业老师不能相比,但教山村的这些孩子们还是胜任的。最喜欢听王老师讲故事,记忆犹新的是那些鬼故事,通常是表现好或周末,做为奖励才讲故事。

  世过境迁,一晃四十年过去了,残留在记忆深处的那些往事时常想起。那五彩的粉笔在黑板上写下多少公式;那朗朗地读书声吟诵多少诗句;一间不大的教室走出多少莘莘学子?

  后来上初中,我离开了那间教室,再后来王老师也调到山下林业局任教。我高中毕业那年,听说王老师出了车祸,英年早逝了。一寸一寸的粉笔,霜染白发,腾然而起点燃成烛,照亮别人,这就是王老师的一生。

      而今山村已不复存在,唯有那间教室铭刻在记忆深处。

暖心时光

于海瑛

  我读小学五年级时,班主任教我们语文数学,老师姓白,三十多岁,圆圆的脸,梳着利落的短发,脸上总是挂着浅浅的笑容。每次我们犯错,她只要收起脸上的笑,板着脸,严肃地看着我们,我们就特别害怕。

  为了让我们的成绩提高,白老师经常加“小灶”。这时,我们共同心愿就是盼着她家的宝贝谷妹妹来。心想谷妹妹来了一闹,老师也许就给我们放学了,我们就可以和别的班的同学一样回家,多好。看到谷妹妹在众人的期盼中来了,我们用目光交流着,即将放学的幸福溢满了眼眶,似乎下一秒就要放射出来。我们虽然年纪小,但是都压抑住内心的喜悦,小脸绷着,看似在认真写作业,早就把耳朵竖得高高的。但出乎大家意料,白老师不提放学,谷妹妹有些不高兴,泪水在眼眶打转,这时白老师笑着轻轻地在谷妹妹的耳边说了一句话。因为声音很轻,即使我们屏息听着,一个字也没听见,只是看见谷妹妹破涕为笑,哼着歌儿回家了。

  我们的希望在谷妹妹背影消失的瞬间彻底破灭了。似乎我们的祈求没有一次如愿过,次次都这样。这也成为我们大家共同的疑惑,究竟老师对谷妹妹说了什么呢?好奇归好奇,但是我们谁都不敢问,怕老师知道。就是这样,带着这份好奇,我们走过了五年级、六年级。终于毕业了,一次去老师家,趁老师在厨房给我们洗水果的空档,我偷偷地问谷妹妹。“当初你在我们教室让白老师回家,老师在你耳边说了什么?你就高高兴兴地回家了?”谷妹妹回忆了一下,乐呵呵地看着我们说:“妈妈说让我先回家,她下班给我做好吃的……”我带着疑惑问:“每次都做吗?”谷妹妹笃定地说,“每次都做。”说完还露着甜甜地笑,似乎美食还在口中留有余味。

  其实我和别的学生不一样,我是寄读生,因为农场集中教学,连队的孩子都去场部住宿上学,母亲考虑我们年龄小,就送到离家较近的林场上学。白老师对我这个寄读生特别的关爱。印象最深的是小升初考试时,林场的考生要到县里林中进行统一考试。林场到县里30多分钟的车程,对于我这个晕车族,可是一个大麻烦。白老师得知这一情况后,就让她的爱人谷叔叔骑摩托车送我去考场。在白老师的关爱下,我们都考出了好成绩。

      现在,曾经懵懂的我们都成家立业,越来越能体会到老师当初的不易。孩子小,爱人工作忙,还要牺牲个人时间给我们提供免费“小灶”。下班晚,回家还得给孩子做承诺的好吃的。步入中年,经过了人生很多考试,但是我永远记得人生的第一次大考,白老师给我们最暖心的时光。

教师节的礼物

冷月

  2018年9月10日,第34个教师节,在这个备受瞩目的节日里,我不想让一个年逾古稀的老教师感觉到冷清和孤寂,于是我决定写这篇文字送给他当作节日礼物。

  这个老教师是我的父亲。

  每每看着满头白发的父亲,我都充满了心疼,父亲的教龄有多长我不记得,我只清楚地记得自从有记忆开始他就在教学生,小学、中学,科任、班主任,送走一批又一批学生,甚至教我的老师也曾经是他的学生。父亲的手指白皙修长,手掌绵软,写得一手好字,他的板书让不少学生痴迷,他的钢笔字有不少学生拿去临摹,他的毛笔字最常出现在左邻右舍红彤彤的春联上。

  父亲是山东人,性格耿直倔强,爱打抱不平,总是喜欢为同事出头,行事光明磊落,为人豪爽,曾经两次把晋级职称的机会让给了生活困难的同事,所以直到现在父亲的退休工资也不是很高,母亲有时埋怨父亲,父亲只是呵呵地笑。

  父亲是一名非常称职的老师,可做为父亲对我们似乎少了些慈父的爱。记得高考那年,母亲在家照看弟弟妹妹,父亲去一中考场看我,带着我吃了午饭后一起回到学校,走到操场时恰好碰到他教的学生,也是当年参加高考。他就把我扔在一边,和那个学生聊了起来,似乎有说不完的话,操场上人来人往,我感觉受到了冷落,生气地叫他回去,不用管我了,事后回家我还向母亲诉苦,说认识我的人知道那是我爸爸,不知道的以为是那个学生的家长呢。母亲理解地笑笑说,那是他的得意学生,你爸就是那样儿的人。

  父亲从小学转到中学后一直教化学,多年前,那时还没有实行九年义务教育,记得每名学生还要交学费五元钱,父亲当时的工资也只是三十一元五角。有的老师提议寒暑假给学生补课,再额外收五元钱,这在当时是很大的一个数字,父亲坚决不同意,他认为在课堂上把知识传授给学生就是最好的老师,最后在父亲的坚持下,此事告吹,别的老师对父亲有意见,校长也说这山东人真倔强,但就在那年全县中考时父亲教的化学成绩在全县名列第一。所以当时县一中、县五中都想把父亲挖过去,可是校长一句话“这些孩子离不开你!”他就没有调走,时隔多年我们还对父亲这种做法有些怨言,在当时是有城乡差别的,为了他那些可爱的学生,他没有去县城,所以我们姐弟四个也就成了在农村长大的孩子。

  父亲把他一生最美好的年华奉献给了教育事业,他曾带头抵制收费补课,为此惹得校长、老师对他的不满,他对他的学生倾注了满心的疼爱……直至粉笔灰染白了他的鬓角,他走下了三尺讲台,光荣地成为一名退休教师,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其实父亲衣食富足,不缺少任何礼物,他从未想过向教过的学生索取什么,向付出了一生的学校提出过什么,他只是希望,在这个属于他的节日里能有人记得他曾是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

相遇一回 受教终生

何佳

  “小时候我以为我很美丽,领着一群小鸟飞来飞去……”每当听到《长大后我就成了你》这首歌,就会想起我的小学班主任崔微拉老师。她高挑的身材、白皙的皮肤,尤其一口清脆的嗓音让人如同沐浴阳光。那时我就暗暗发誓,长大后要成为象崔老师一样的人。

  我是五年级转入崔老师的班级的。这个班级的同学个个充满阳光。尤其是课间10分钟。教室外边跳大绳、踢口袋,教室里下跳棋、歘嘎拉哈……玩的是不亦乐乎。因为陌生,加之胆小,我总是蜷缩在自己的座位上偷偷地看着。一天,崔老师抓起我的手,走到歘嘎拉哈的同学中间说:“加上我们俩……”老师和同学们一起玩,让参战的女同学欢呼不已,周边的同学也走上前观战。歘嘎拉哈论组,积分。相同的歘嘎拉哈可以抢,一个是10分。初次玩我不敢抢,也抢不到,崔老师就微笑着鼓励我。每当有一样的,她的大手就盖在上面,然后我快速地在她的手下攥住,一回生,两回熟,加之老师的“偏爱”,我渐渐融入其中。崔老师边玩边说:“歘嘎拉哈讲究的是团体合作,但也要发扬‘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奥林匹克精神。”同学们望向崔老师,又望向我,然后,一双双手与我攥在了一起。

  崔老师作为班主任,第一抓的不是学习,而是玩,这让我很纳闷。其实,让我不解的是,同学们非常听她的话,即使在家最淘气、调皮捣蛋的孩子,在她的面前也是乖乖的。尤其是在语文课上,班级上寂静异常,似乎都能听到喘气声。同学们全神贯注地听着,生怕漏掉一个字。当崔老师提问时,同学们积极踊跃回答,每节课都在未尽兴中度过。在班会课上或者课余时间,崔老师会给我们讲故事,也就是从那时我知道了“凿壁偷光”、“程门立雪”的典故和《项链》、《装在套子里的人》等小说。如果有充足的时间,崔老师还会组织学生进行口头作文比赛,并用自己的工资为获奖的同学颁发奖品。当时,我们学年有六个班级。我们班的语文成绩每次在四所小学联考中都是名列前茅。尤其是作文,每次范文都出自我们班,每次范文都有我。因此,我越发的热衷上语文课,这也是当时班级的共性问题。于是,崔老师又组织我们学习数学,因为喜欢崔老师,同学们也开始学习数学。就这样,我们每天在崔老师的微笑、清甜的声音中幸福茁壮地成长。

  天有不测风云。一天,父亲下班说崔老师的丈夫在井下安全检查时出事故了,我当时跺着脚不相信。第二天,崔老师果然没有来。因为都是一个煤矿的,学生的家长和崔老师的丈夫都认识,渐渐地噩耗被证实了,同学间都哭了……

  我们都以为崔老师不能再来了,可是在一周后她站在了讲台上。虽然嗓音嘶哑,但我们如听天籁。全神贯注,侧耳倾听。下课后,同学们一直跟在她身后,也不说话,就一直跟着……后来,我们得知校长让她先休息一段时间。崔老师说,“毕业班不能换老师,否则会影响学生们的心情和学习劲头……”

  听后,班级哭成一片。我们都在心里暗暗加劲儿,一定要努力学习,回报崔老师……

      如今,我已步入中年,与崔老师也是天各一方几十年。但她敬业、奉献、勤恳的精神和乐观、善良、坚强的品质让我受教一生。每当我遇到困难时,她都会激励着我奋勇前进。

为师

于乐

  不到这样的日子

      不会想起某些幸福

  对着这扇门

  想象过一万次的回忆方式

  驻足 凝望 仰视

  在低矮的屋顶

  寻找那些星星般明亮的眼睛

  在堆成山的纸盒中

      用幸福包装自己

  百合花的香气四溢

  祝福与缤纷徜徉

  点滴心愿汇聚在一起

  闪烁成讲台桌上的光芒万丈

  光影中 有那些年无数次转身微笑的身影

  搁置在生活之外的习惯

  摇铃 板书 环绕青春的甬路

  永远回不去的过去

  有胆怯 有失意 有成长 有成全

  有可以预见的未来和日子

  我把这些日子都喊成了你们的名字

  每每提起

      却都是孩子

  怀念真像一把剪刀

  守候在被岁月封口的裙角旁

      完全忽略九月的清冷

  此刻

  我仍是那束百合花上的仙子

  在镌刻希望的粉尘中翩跹起舞

  柔软的指尖上

      永远深嵌着两个字

作者:    来源:三江晚报    编辑:周法界
  相 关 文 章
 
要 闻 速 递
· 佳木斯速度
· 我市上半年三十四万农民异地创业
· 全市纪检监察会议提出 推进案件检查工作 提高依法办案水平
· 与省运同辉 与快乐相伴 ———中国·佳木斯第十九届三江国际旅游节综述
· 第四届网络媒体龙江行抵我市采访
· 小额贷款 助我当上小老板
· 我市与江苏浩盈公司签订建设“文化新城”合作项目
· 我市与香港金锋公司签订四丰山风景区、棚户区改造项目合作协议
· 第四届全省残疾人职业技能竞赛隆重举行
· 抚远县特色兴业拉动省级试点村发展
 
图 片 新 闻
    
    
    
    
    
 东北网 黑龙江 东北亚 国内 国际 教育 科技 社会 体育 娱乐 图片 评论 专题 政务 省情
 论坛 绿色 旅游 健康 道德 法治 文化 文学 书画 人物 汽车 房产 餐饮 消费 物流 财富
 手机 短信 电台 动漫 游戏 交友  网联 English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日本語 Big5 简体
 哈尔滨 大兴安岭 鸡西 绥化 齐齐哈尔 鹤岗 伊春 黑河 佳木斯 双鸭山 牡丹江 大庆 七台河
版权所有 © 佳木斯日报社 技术支持:黑龙江东北传播有限公司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