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速递 时政要闻 经济生活 法制经纬 社会天地 政务信息 民情关注 科教动态 文体拾萃 艺苑撷英 三江论丛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佳木斯日报新闻网  >  民生在线
环卫工用辛勤汗水温暖我们城市
//jiamusi.dbw.cn  2017-12-18 11:35:46

  有那么一群人,他们每天起早贪黑,为了城市的干净整洁辛苦劳作,默默付出;他们的双手布满老茧,他们的额头爬满皱纹,他们居功至伟……他们那么卑微而渺小,却又那么崇高而伟大,他们就是城市的美容师——环卫工人。

      15日,记者走近这些环卫工人,聆听他们的心声,感受他们的故事……

孪生兄弟“跟车工”

  在环卫工人的队伍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起早贪黑,没有一个休息日,夏天顶着酷暑,跟蚊蝇打交道;冬天冒着严寒,跟在车后面装卸垃圾,他们就是不被大家熟知的“跟车工”。李化坤和李化伦双胞胎兄弟俩就是“跟车工”中的一员,在工作岗位上20年如一日,把大家认为艰苦的工作当做平常的一首歌。

哥俩在检查车辆

哥俩结缘环卫

  今年,李化坤和李化伦哥俩41岁,在环卫部门工作已经有20多个年头。

  “我们的父母都在环卫部门工作,打小耳濡目染,我们并没觉得与其他职业有什么不同。”哥哥李化坤说,小时候,哥俩经常到单位的大院里玩,时间长了,哥俩对环卫部门的各个岗位都比较熟悉。

  “小时候,我们走在大街上,看到环卫运输的车辆一招手,司机都会停下车,拉上我们就走,坐在车里美美的。”从那时候起,哥俩与环卫运输的车辆就结下了不解之缘。

      初中毕业之后,哥俩到职高学习,弟弟李化伦专门学习汽车修理。毕业之后,哥俩被招工到当时的永红区环卫局,弟弟李化伦分到车队,19岁开始做跟车工;哥哥李化坤分到机关工作之后报名参军三年,转业时,李化坤可以选择其他行业的工作,在征求父母意见的时候,父母都希望他继续留在环卫的岗位上。26岁那年,李化坤跟弟弟一样成了一名跟车工。

哥哥恋上板车

  每天三点钟,李化坤的生物钟都会准时响起,起床、洗漱、简单吃点早餐,拿起衣服就会冲出家门,开着自己的小面包车,经过十多分钟赶到单位。

  天还没亮,在车库里,借着灯光,李化坤细心地对垃圾车进行一遍安全检查。同车的司机搭档经常脚前脚后到这里,然后拉着空垃圾箱上路,到肉联厂一带的责任区开始清运垃圾。

  “我的片有50多个大垃圾箱,巡回清运,现在天气冷,有的居民向垃圾箱里倾倒脏水,清运时冻在箱子里,需要人工清理。”李化坤说。如果冻在垃圾箱里的垃圾不清理,来回运输到垃圾场耗油,还影响垃圾箱正常的容量。于是,冬季清运垃圾,车上必备铁锤和钎子,冻得不严重的,用锤子砸,冻得严重的,用钎子砸出一道缝,然后再用铁锤一点点砸。

  “我最长的假期是婚假,休了四天。”李化坤一年365天全年无休,每天早早起来上班,今年孩子12岁,他一次也没送过,陪妻子逛商场的次数也很有限,体谅李化坤工作的辛苦,妻子从来没有一句怨言,说着,刚才还一脸歉意的李化坤脸上乐开了花。

      “三百六十行,行行都得有人干,虽然工作辛苦点,但是我们已经适应,宁愿一人脏,换来万人洁。”李化坤说。

弟弟跟压缩车

  “为了躲避出行高峰,每天上班之前,下班之后,才是我们的工作时间。”见到记者,李化伦打开话匣子。

  六年前,李化伦跟哥哥一样,是板车跟车工。随着环卫机械化的进步,这六年里,李化伦成为一名压缩车的跟车工,两个人一组,每天两班制,早上五点半到岗,下午也是五点半开始清运垃圾,什么时候干完,什么时候下班,雷打不动。

  李化伦的工作区域在大润发万新店附近,把各个小区里推出来的垃圾桶挂在压缩车上,倒出里面的垃圾,再把垃圾桶放回去,他和同伴一天要这样重复向压缩车里倒几百次垃圾桶。

  “冬天还好点,夏天,有的垃圾袋里有汤汁,压缩的时候经常被变味的汤汁溅一脸,为了赶时间,只能随手一抹。”说着,李化伦不好意思的笑了。

  “其实,这不是最难的,有的垃圾袋里有针头、竹扦子、玻璃碎片等,经常划到他们的手。戴厚手套笨重,装车抓垃圾袋不方便,戴薄手套有时也被扎到手。赶在忙的时候,他们一天只能吃上一顿饭。”李化坤的同事说。

  “过年时,大家放假在家,扔垃圾晚,我们早上出车清运垃圾也晚点,回来的时间也会延后。全家人为了吃团圆饭,都等着我们哥俩,心里挺不是滋味。”尽管李化伦说得轻描淡写,但是他的眼圈红了。

  “如果有重新选择的机会,我还会当个跟车工!”哥俩几乎异口同声地说,不后悔当个跟车工,说完,两个人相视一笑。

      记者张秋颖文/摄

没白没黑的质检员

  环卫工人是一个统称,其中还包含多个工种。有一个工种叫做质检员,很少为人所知……

姬文博在检查清雪进度

从台前走到幕后

  今年33岁的姬文博是玉禾田公司最年轻的质检队长。他2008年从部队退伍,用他的话说:“我从‘最可爱的人’华丽转身为‘城市的美容师’。”身份变了,使命变了,但是工作的激情从未改变。从参加工作的那一刻起,9年来,他从一名清运大队的跟车工、清掏大队的质检员到袋装大队的副队长、清扫大队质检队长。一步一个脚印,执着坚守,默默奉献在岗位上。

  姬文博是这样理解质检工作的:“如果说环卫工人是站在舞台上的演员,那么质检员就是那幕后的工作者。”每天清晨,姬文博和所有的保洁员一样,天不亮就要出发,赶赴清扫一线,开始他每天的日常工作。姬文博介绍,他的工作主要有两项:一是进行人员核查,二是进行质量检查。

      姬文博在环卫工人眼中是一个权利很大的领导。因为一旦发现哪条街道保洁质量不好,他都有罚款的权利。按照单位的规定,每当在质量检查中,发现环卫工人保洁不合格,姬文博总会狠狠放话“罚款”!而且罚款金额决不会低于200元。可是最后,姬文博总是刀子嘴,豆腐心,他从来没有真的罚过任何一名环卫工人。因为姬文博深深地了解,那些每天奔波忙碌在大街小巷的环卫工人们很多都家庭困难,挣点钱真的很不易。久而久之,环卫工人都了解了姬文博的性格,大家对他不再是怕,而是由衷的尊敬,并且在保洁工作中也更加细心了……

一个个温暖瞬间

  参加工作9年,姬文博跑遍了我市36条、580多万平方米的区街巷道。9年下来,就是近9亿平方米,相当于全中国国土面积的十分之一。提起9年的工作经历,姬文博感慨颇深。他说,9年里,身边的保洁员换了一茬又一茬,可是,姬文博却始终坚守在质检的岗位上。这9年里,发生了太多让姬文博感动的故事。

  姬文博的生日是大年初一。2012年的大年初一,全家人为他准备了丰盛的晚宴,既为姬文博庆祝生日同时也庆祝新春。可是这时,天空飘起了雪花,身为质检队长的姬文博以雪为令,立即赶到单位,和所有的保洁员一起加入到清雪的队伍中。眼瞅着,雪越下越大,室外的气温不仅骤降到零下30多度,同时还伴着呼啸的北风。但姬文博与所有保洁员的身上却都冒着热气。正当大家热火朝天地清雪时,姬文博的手机响了。“你们先吃吧,我不回去了。”姬文博收起电话,又拿起了工具,弯下了腰……

  半小时后,一辆汽车停在路旁。姬文博的家人拿着一个生日蛋糕出现在众人面前,并唱起了生日歌。这时,大家才知道,今天是姬文博的生日。

      52岁的保洁员睢瑞刚至今难忘,去年冬季,他在长安路与和平街交叉口正在保洁作业时,由于路面结冰,他不慎摔倒,双腿当时就不能行走了。此时,姬文博恰巧经过。他马上停好车,来到睢瑞刚身边将他扶上车,把他送到就近的医院。从挂号、拍片、检查……姬文博忙前忙后,直到睢瑞刚确诊住院,姬文博又为他垫付了医药费。这件事,一直温暖着睢瑞刚。

承上启下的纽带

  身为质检队长,在工作中,姬文博就像一条纽带,他既要督促一线环卫工人以较高的标准完成保洁工作,还要将一线环卫工人的呼声及时传达给上级部门。

  环卫工人刘连喜和他的父母都是一线环卫工人,因为家庭特别困难,一家人经常以残羹剩饭充饥。有一次,刘连喜正在保洁时,突然胃痛难忍,实在挺不住了,来到医院,原来他肚子里长了寄生虫。因为害怕失去这份工作,刘连喜和他的父母一直没有跟任何人提及。两个月后,姬文博无意中了解了刘连喜的事,他马上向单位领导进行了汇报。此事不但引起公司领导班子的重视,更在领导班子的倡议下,全体员工为刘连喜一家捐款捐物。刘连喜的病情最终得到了控制,一家人感动不已。

  这样的故事在姬文博身上发生了很多很多。他说,作为一名普通的环卫工人,看到同事们遇到困难,出把力是应该的。      

       记者袁春柳文/摄

“书呆子”保洁员

  提起垃圾袋装工华雪臣,呈现在同事们心中的永远是两个画面——要么弯着腰收拾垃圾,要么坐在路边静静地捧着一本书在阅读……他脸上永远洋溢着笑容,是那么地幸福与满足……

华雪臣在整理袋装垃圾

找到了稳定的工作

  今年57岁的华雪臣在玉禾田袋装大队担任垃圾点袋装保洁员已有10个年头。10年里,他从未请过一天假,即使感冒高烧,他仍默默坚守在保洁第一线。华雪臣高兴地告诉记者,如今他和老伴买了新房,夫妻和睦,女儿优秀,家庭幸福。华雪臣特别知足,他说,多亏了10年前,他能幸运地成为一名保洁员,才让他和他的家人拥有幸福的生活。14日,记者见到了华雪臣。举手投足间,他浑身散发的幸福感是那么的真实,具有强烈的感染力。

  华雪臣于1985年从山东老家来到佳木斯,投奔他在佳木斯打工的大哥,并在我市一家建筑单位当力工,一干就是五年。那时他认识了妻子王金松。女儿降生后,虽然一家人生活贫困,连房子都是租来的小平房,但一家人却感到很幸福。没想到这时,夫妇俩双双下岗了。

       2007年,华雪臣听说我市环卫部门招聘保洁员,每月工资600多元,华雪臣立即到环卫部门报了名。那年,华雪臣47岁,如愿以偿地成为一名垃圾袋装点保洁员。全家人无比兴奋,终于有了稳定的工作,生活有了保障。这一干,就是10年。

早出晚归的日子

  华雪臣的清运车从三轮车到如今的电动三轮车,工作条件变得越来越好,每天工作的时间却从未改变。清晨四点,华雪臣总会准时开着他的三轮倒运车出发。半小时后,来到自己的责任区开始一天的工作。沿着站前路、顺德街、杏林路、和平街等绵延万余米的大街小巷,一共有20多个垃圾点都是华雪臣的分担区。

  每到一个垃圾点,华雪臣将车停下,立即开始整理垃圾箱,将垃圾箱内、外的垃圾全部清扫干净装袋。一个垃圾点至少20袋才能装完,将垃圾袋整齐摆放等待垃圾车运走。然后,华雪臣再开车赶往下一个垃圾点,继续做着重复的工作。在早上六点半之前,华雪臣必须将自己管辖的20多个垃圾点的垃圾箱全部整理好,以便垃圾车来了,能快速将垃圾运走。

  每天,华雪臣至少要将自己负责的区域整理三遍,装垃圾400袋。10年来,华雪臣从来没在晚上六点前回过家。

      干了10年,华雪臣对他的工作已经相当熟悉了,哪个垃圾点垃圾多,什么天气垃圾少,他早已了然于胸,早晨从家出来,就做到心中有数,并将整理垃圾箱的时间科学地分配,以确保高质量地完成各项工作。

退休后想学习国画

  华雪臣说,最累的活就是将垃圾点居民倾倒的砖头瓦块、装修材料等搬到指定清运地点,再就是冬天时用镐刨垃圾点的冰包。一天下来腰酸背痛。而最快乐的事,莫过于读书。华雪臣所读的书,全部是在垃圾点捡拾的。他利用一切时间阅读。清理垃圾的闲暇、短暂的休息时间都是他享受阅读的美妙时刻。华雪臣说,他最喜欢读唐诗宋词。“每一首诗,仿佛就是一个故事,一处美景,那感觉真是美妙。”华雪臣沉浸在阅读的喜悦中。正是因为对读书的喜爱,他对女儿的教育十分重视。如今,女儿已经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每月几千元的工资,令老两口开心不已。

  还有几年,华雪臣就到了退休年纪。他说,只要自己身体好,还能干,就还做保洁员。是保洁员这份工作让他拥有了幸福的生活。特别是通过阅读,提高了自己的文化素养。正说着,华雪臣从自己的手机里调出一张他画的国画,那精美的构图,错落有致的景色,简直不敢相信就是眼前这位只有初中文化的保洁员所画。华雪臣说,几年前他在垃圾点捡到一本画册,立即就被其中的国画所吸引,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绘画。华雪臣说,退休后,他想去老年大学系统地学习国画。

      记者袁春柳文/摄

光荣的掏粪工

  用铁镐刨粪便、用铁锹撮粪便……这是很多城里人脑海中对掏粪工的印象。今年59岁的李金海,在玉禾田环境事业发展有限公司从事掏粪工作33年,他用一点一滴的行动,赢得了大家的尊重。

李金海在工作中

从农村走到城市

  童年时光,李金海生活在农村,还是孩子的他就和父辈们学着耕地、种菜。

  在村里老人的印象里,李金海是个品学兼优又勤快的孩子。他干的最多的活儿就是跟着父亲拾粪,家里种地的肥料都是他拾来的。

  1977年中学毕业后,李金海在生产队里工作,他的活儿是跟车当“半拉子”,也就是到城市的厕所收粪积肥。一年下来,李金海就把市里的厕所都跑遍了,也能自己赶车收粪了。“小时候就跟着父亲拾粪让我对这个活儿一点儿不陌生,干起来也顺手,别人一天能刨3个厕所,我就能刨5个。那时候都是旱厕,公共厕所遍布大街小巷,按划片分的任务我都是最先完成。”当年的生活,让李金海至今记忆犹新。

  27岁那年,李金海得到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城粪下乡办公室的掏粪工。

      “这是我连做梦也不敢想的事情。那个年代,农民对进入城市有了城市户口、吃上供应粮、当上国营工人,简直是一步登天可望不可及的事。”李金海说:“当时兴奋了好几个晚上没睡着觉,咱一个掏大粪的农民能受到重视,说明这个清掏工作是不可缺少的,我也一定得干好干出成绩,回报这份恩情。”

苦累脏臭的工作

  “那时候实行的是车主包片,按厕所数量定额分配,每台车两个人。”李金海负责的西片都是近郊村屯,共57座厕所,路途远又都是露天的旱厕。旱厕是没有下水的公厕,一年四季只能靠人工清掏,夏季抽厕要达到厕坑深度的二分之一标准。冬天冻粪块全是钎钻、镐刨。

  57座厕所的清淘工作每周得循环一到两次,还要检测安全,查看厕所墙壁蹲板牢固程度,打扫厕内卫生等。劳动量之大、苦累脏臭可想而知。

  清掏这个行当里,旱厕是最脏、味最大、最难干的活儿,尤其是城郊农村的厕所,处于无人管状态,厕所周围也大多是垃圾堆,污水苍蝇蛆虫臭气熏天,是最脏的地方。在这样躲都躲不过去的环境,别说伸手去干活儿,就是看一眼都恶心,气都不敢喘。

      李金海介绍说,清掏旱厕,首先得避开使用高峰,在人们还没有起床如厕之前清掏完,有时给起早方便的人带来不便还要引来责怪。冬天天亮的晚,都是打着手电,倒不出来手就用嘴叼着手电干活儿,后来有了蓄电池电灯才好些。旱厕也是居民长久以来习惯扔垃圾的地方,去如厕就把家里的垃圾顺手扔到厕所里。这样的旱厕没办法抽粪,夏天只能用粪勺一勺一勺地盛到桶里,提上去倒到粪车里。有时候厕所离粪车还要走几十米,就得挑着粪桶走到粪车前,还不能把粪便洒到路上。

带着大学生儿子掏粪

  2010年的冬天,异常寒冷。

  跟往常一样,天不亮,李金海来到四合村的一个旱厕清掏。整个厕所坑里的炉灰、菜叶、玻璃碎片等等生活垃圾和粪便冻在一起极其难刨。就在快要清理完成的时候,只听上边“哗啦”一声,一桶连屎加生活垃圾的污物倾倒下来,溅了李金海一身一脸。

  “当时的心情至今难忘,而那个人没有一句道歉的话。”李金海说。

  在一旁的同事喊了一声:“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不知道下面有人吗?”那人回答:“喊啥啊!你不就是干这个的吗?”

  听到这话,李金海默不作声,所有的辛酸全部藏在心里,依旧埋头工作。

  曾经有一次,一位家长领着孩子路过李金海工作的地点,指着正在干活的他说:“看见没有,要是不好好读书没文化就得像他这样去掏大粪……”可是她哪里知道,这个看似普通的掏粪工人,从上小学一年级就当班长,门门功课第一,为了生活,他放弃了考学深造。不过,李金海把唯一的儿子培养成哈尔滨体育学院的大学生。更重要的是,李金海把儿子也带进了清掏工的行列,让儿子干起同他一样的工作。这被多数人不理解,李金海却说:“大学生干清掏有啥稀奇,什么行业都需要有文化的人。

  从事清掏工作33年,李金海用行动书写誓言,用奉献完成使命,虽披星戴月与脏臭为伍,却迎着朝阳洒下一路芬芳。

      记者臧一泽文/摄

作者:    来源:三江晚报    编辑:周法界
  相 关 文 章
 
要 闻 速 递
· 佳木斯速度
· 我市上半年三十四万农民异地创业
· 全市纪检监察会议提出 推进案件检查工作 提高依法办案水平
· 与省运同辉 与快乐相伴 ———中国·佳木斯第十九届三江国际旅游节综述
· 第四届网络媒体龙江行抵我市采访
· 小额贷款 助我当上小老板
· 我市与江苏浩盈公司签订建设“文化新城”合作项目
· 我市与香港金锋公司签订四丰山风景区、棚户区改造项目合作协议
· 第四届全省残疾人职业技能竞赛隆重举行
· 抚远县特色兴业拉动省级试点村发展
 
图 片 新 闻
    
    
    
    
    
 东北网 黑龙江 东北亚 国内 国际 教育 科技 社会 体育 娱乐 图片 评论 专题 政务 省情
 论坛 绿色 旅游 健康 道德 法治 文化 文学 书画 人物 汽车 房产 餐饮 消费 物流 财富
 手机 短信 电台 动漫 游戏 交友  网联 English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日本語 Big5 简体
 哈尔滨 大兴安岭 鸡西 绥化 齐齐哈尔 鹤岗 伊春 黑河 佳木斯 双鸭山 牡丹江 大庆 七台河
版权所有 © 佳木斯日报社 技术支持:黑龙江东北传播有限公司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