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速递 时政要闻 经济生活 法制经纬 社会天地 政务信息 民情关注 科教动态 文体拾萃 艺苑撷英 三江论丛
您当前的位置 :佳木斯日报新闻网 > 文化沙龙 正文
王蒙的伊犁情结
http://jiamusi.dbw.cn   2016-06-06 10:04:09

拙木豪格

  王蒙先生是我们伊犁人。

  拜会先生是我平生很重要的一次期待。

  拙作《大清锡伯营》出版后,委托商务印书馆的乔永博士给王蒙先生送去一套,后先生嘱其子王山带话给乔永,说,这个作者如有机会来北京,很想见他一面。我想,先生能有如此体谅,全因了我们都是伊犁人的缘故。

  “西迁节”(锡伯族1764年西迁戍边纪念日,为每年农历四月十八)前夕,应定居北京宋庄的画家好友音达之邀,赴京参加北京锡伯族同胞纪念“西迁节”的活动,便通过乔永向王蒙先生表达了想要拜会他的意愿,并很快得到令人惊喜的答复。

  5月25日傍晚,在地处三里河路的新疆大厦,王蒙先生携夫人单三娅女士如期而至。先生还特意邀请了两位维吾尔族朋友——阿孜古丽•艾则孜(赛福鼎女儿)和迪丽拜尔(著名花腔女高音歌唱家)前来相聚,乔永、王山、赵明鸣(王山同学,新疆大学中语系维吾尔语专业)、音达在座。大家不时用维吾尔语交流,气氛热烈而轻松。迪丽拜尔十分健谈,一口流利的京腔,性情随和,志趣诙谐。阿孜古丽大姐矜持雍容,光明庭座,不失公主雅范。王蒙先生八十二高龄,仍矍铄其神,伶俐其辞,伊犁旧事,记忆如昨。赠我一套《这边风景》,又掏出一条包装精美的盒子递过来,说:“这是Kar qiai(维吾尔语,黑茶),我知道咱们伊犁人喜欢这个。”先生的热心肠早有耳闻,听伊犁一些故交同事讲过,就是在他身居部长要职的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只要有伊犁的朋友进京出差或旅游,先生都会抽空请吃一顿饭并邀往家里坐坐。

  先生能与伊犁结缘,真可谓互为幸甚。

  在那个人性之恶被轻易激发出来并持续泛滥成灾的疯狂岁月,年轻的王蒙先生因发表一部问题小说而获罪,于是凄然别京一路向西贬谪伊犁,戏剧性地将个体命运融入一千多年来中国知识精英群体不断重复的悲情叙事范畴。

  然而,伊犁人民却像采摘苹果一般,极其自然而真诚地将先生揽入怀中,这是一方醇朴民风无所矫揉无所歧视,势必落实在一个受难者身上的生动演绎。焦黄脆香的烤馕,沁心沥脾的奶茶,糟醇甘冽的伊犁大曲,悄然构成先生并非奢望的生活情调。天生乐学的他并未就此止步,而是以主动的姿态学习维吾尔语,跟那些白天扛着坎土曼晚上聚在一起品味日子的农民交朋友,学唱伊犁民歌,背诵维吾尔古典诗篇,等等。渐渐,先生之举止顾盼、言语辞令便有了新疆味道、伊犁气质。

  一个落难者因为远离风暴中心,又十分幸运地得到伊犁人民的尊崇与佑护,被流放的日子过得意外从容和惬意。半个世纪后的今天,先生仍欣然慨叹:“哈哈,他们哪里知道我在伊犁过得那些个逍遥日子!”

  先生回馈伊犁这片热土的,则是他胜似珠玑的激情文字和史诗叙事,关于伊犁题材的写作在他的作品中非但篇幅居多,且成就非凡,写于伊犁并尘封四十余年的长篇小说《这边风景》荣获第九届“茅盾文学奖”便是例证。伊犁因先生以艺术的方式代言推介而名扬四海,伊犁风情在他的笔墨中真实地再现出“诗意生活”的气韵特质,伊犁人的灵魂地带与精神世界竟如此迷人,包括那些被认为是性格意识方面的缺憾也成为先生热爱伊犁的一个理由,他的文字中不乏犀利的讽刺善意的批评,却得到普遍的认同和接受。

  喜欢王蒙先生的文字,更惊异于先生不二才情的超前迸发。虽然先生每天骑着自行车奔波在伊宁小城东西向的解放大道的那些岁月里,我也穿梭于离他家不远的大街小巷游戏童年,但知道王蒙这个人却是上大学以后的事儿了。《组织部新来的青年人》被选入大学教材,而《青春万岁》的发表也引发了文坛一次不小的震撼。我所留心的除了先生拥有伊犁背景之外,便是他写作这些作品时的年龄,太不可思议了——写作《青春万岁》时19岁,而发表在当时看来已经十分老辣的《组织部新来的青年人》时也只22岁。由此,先生每有新作发表,必会潜心研读,及至《歌神》、《淡灰色的眼珠》等有关伊犁的小说面世,更是爱不释手,备感亲切。

  席间,乔永将自己担纲修订的新版《辞源》一套及新著《辞源史论》一书赠予王蒙先生,先生大悦。先生捧书叙说一段伊犁往事:写作时每每将辞书置于案头,遇质疑则舔卷查阅。女儿不解,问母亲:爸爸老翻那本厚厚的书干什么呢?母亲告诉女儿:你爸爸是在查他不认识的字啊。女儿闻言大惊:那么多字爸爸都不认识啊!王蒙先生深谙伊犁人这种逻辑错位时的幽默表达,惹得在座所有人开怀大笑。

  先生十分关切一些不无隐忧的细节问题,向我寻问:那张《察布查尔报》还在发行吧?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轻舒一口气,说,那可是全世界惟一一张锡伯文的报纸,国之瑰宝啊!接着他向在座各位介绍,锡伯文与满文相通,自上世纪五十年代起国家就从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相继调迁与招聘锡伯族专家学者入故宫博物院,对浩如烟海的满清档案进行翻译工作,这是一件了不起的文化工程啊!先生以如此睿智态度,为濒危弱势语言的保护仗义执言,令在座后生不禁动容。想起十几年前,身为伊犁州主管意识形态的一位官员也是在这样一个场合曾轻蔑地谈起那张报纸,说,就那点人口,还留着那张没人看的报纸干什么呢?!大德凡俗,一语彰显。

  离京返乌的班机上,轻轻打开《这边风景》随意浏览,立马被书中那些重重叠叠自由写意的情景和氛围吸引进去。场面熟悉得仿佛亲临,各色人物跃然纸上胜似故交,对史诗性大事件的驾驭技巧不露痕迹,一章下来,波澜壮阔的边疆往事骤然拉开帷幕。本书前言中这样写道:“我找到了,我发现了:那个过往的岁月,过往的王蒙,过往的乡村和朋友。黑洞当中亮起了一盏光影错落的奇灯。虽然不无从众的嘶喊,本质上仍然是那亲切得令人落泪的生活,是三十岁、三十五岁、四十岁那黄金的年华,是琐细得切肤的百姓的日子,是美丽得令人痴迷的土地,是活泼的热腾腾的男女,是被雨雨风风拨动了的琴弦,还有虽九死而未悔的当年好梦。”

  小说每一章后面都附有一段《小说人语》很有意思,第一章为:

  永远的家乡,永远的心里的天堂。灾难降临到天堂,这是小说学,也是真切的纪念:我们曾经是多么的紧张……

  “我哪里知道?”这是这里的一句口头禅,它反映了处境,也反映了选择,反映了无奈,也反映了随遇而安;没有权利也没有责任,没有获得信息的渠道也没有参与的可能与冲动……我——哪——里——知——道?从小就听惯了维吾尔语“man neden biliman(我哪里知道)?”但从未像先生这样深究过这句话的内含与外延。经先生这么随机一点拨,不禁会心一笑。不是有心人,不了解该语言载体的心理习俗,怎会有如此精道的语意解构?真如先生所坦言:“狼狈中,仍然有不减的热爱,有熊熊的烈火。”我想,爱若先生这般玲珑剔透,一往情深,所获必若先生。

 

作者:    来源: 三江晚报     编辑: 周法界
  相 关 文 章
 
要 闻 速 递
·佳木斯速度
·我市上半年三十四万农民异地创业
·全市纪检监察会议提出 推进案件检查工作 提高依法办案水平
·与省运同辉 与快乐相伴  ———中国·佳木斯第十九届三江国际旅游节综述
·第四届网络媒体龙江行抵我市采访
·小额贷款 助我当上小老板
·我市与江苏浩盈公司签订建设“文化新城”合作项目
·我市与香港金锋公司签订四丰山风景区、棚户区改造项目合作协议
·第四届全省残疾人职业技能竞赛隆重举行
·抚远县特色兴业拉动省级试点村发展
 
图 片 新 闻
    
    
    
    
    
 东北网 黑龙江 东北亚 国内 国际 教育 科技 社会 体育 娱乐 图片 评论 专题 政务 省情
 论坛 绿色 旅游 健康 道德 法治 文化 文学 书画 人物 汽车 房产 餐饮 消费 物流 财富
 手机 短信 电台 动漫 游戏 交友  网联 English Русский язык  日本語 Big5 简体
 哈尔滨 大兴安岭 鸡西 绥化 齐齐哈尔 鹤岗 伊春 黑河 佳木斯 双鸭山 牡丹江 大庆 七台河
版权所有 © 佳木斯日报社 技术支持:黑龙江东北传播有限公司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